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ebris I

2007.06.16 Sat

FF VII CC
SZ
(這是由于作業想不出、CC的站更新了人設、聽著AC的BGM才會有這樣的怨念吧。但是……對這個世界觀,其實還是很苦手 攤手……)


Sephiroth從Lazard的辦公室出來,帶著任務書。
對於男性而言過長的頭發隨著步伐在空氣裏劃出無數的弧線——難得一見的銀色的長發。對於Soldier而言,必要的護具、頭盔等等,等升到1st的時候都變得不再重要,也有人開玩笑說,他們是怕破壞發型吧。惟有實力者才能夠成為1st的一員,站在Soldier的頂端。而在這常人無法想象的強者之中,最強者——Sephiroth。生存過的痕跡仿佛只是從神羅開始,完美的戰士,星球的英雄。

走在無機物構成的建築裏,他少有地註意著身後,與其說是擔心被暗算,倒不如說是在等待。在1st Soldier行蹤不明者眾多的情況下,Lazard必須從2nd裏挑選適格者來填補空缺。任何事都無法阻止Soldier的運做,任何事。
Angela在一次關心朋友的“談心”會結束後,提到了一個名字“Zack Fair”——2nd Soldier嗎……
這位英雄的世界只有:任務、完成、神羅、Soldier,再來就只有同為1st的Angela和Genesis了吧,之所以是朋友,那之後的變故裏Sephiroth才知道因為他們是“同類”。
那之後,由Lazard介紹的Zack Fair直視著Sephiroth的眼睛。Sephiroth看著Zack的眼睛,那顏色如同被遺忘的天空。那時古老的種族還存活於這顆星球,那時星球擁有色的植被、湛藍的天空,那時距離現在已太過久遠。
一種名為“神羅”的陰霾統治星球的時候,人們活在無盡的生活之時,還能擁有那樣笑容的孩子有魔力哦。Angela這樣對Sephiroth說道,按照人類的年紀十六、七歲已經是2nd的TOP,晉升成1st也不會花多少時間吧。
對於Sephiroth來說,Zack還太弱了,與同年齡的孩子一樣任性、好勝。卻無法同自己戰幾個回合,自己這麽大的時候就已經是1st裏的TOP了。以這樣違反常規的標準衡量之後,以“結束了”為告別,轉身離開。
但只要在自己踏出Lazard的辦公室,某個家夥就會追上來問Sephiroth這次任務如何。一段時期以後,Sephiroth停下來反問道,“那麽你的呢?”
“全部完成了,100%!”
過於耀眼的笑容……
“ソカ……”
被Angela嘲笑為毫無意義的對話,如果一起出任務的話,Angela居然會關照他說小心一點,實在不行的話就全部交給Sephiroth好了。
被保護過度的一方馬上會予以反駁,極為自然地被當作需要特別對待的Zack需要更加多的磨練才能夠承擔起1st的任務。戰鬥力、判斷力、思考能力,全部都需要提升。連同那不知悔改的脾氣一起,需要依靠實戰好好磨練。但Angela不希望他死去,或者說不能夠接受這個Fair少年在任務中消失吧。

傳說是流傳自上古的《LOVELESS》,在那些華麗的詩篇裏,無數次提及不存在的物種——天使。
天使的歌聲,能夠凈化世界
天使是神的使者
天使是聖潔的
天使是為了挽救罪孽深重的靈魂
天使守護著神的子民
天使……
有白色的羽翼
——天使のツバサ

雜亂的思緒迫使Sephiroth停止回憶,為正宗做常規檢查或許能夠平復心情,恢復到由於某個新人沒有出現帶來的些微的失落感。
空氣裏不存在的波動讓他擡起頭,誰的悲哀由哭泣的波動傳達到自己這裏。
有人在哭泣,為了自己為了Angela為了被神遺棄的孩子們哭泣。
誰在哭?
為什麽要哭?
命運這東西要靠自己的雙手去毀滅!
毀滅一切,就不存在命運,悲傷也會隨之消失!
消失!毀滅!為了……誰?
自己?
還是……

Zax……
在哭泣?
自監視器前站起身,Sephiroth向頂樓的停機坪奔去。
顯示器上,標記為Zack Fair的光點在下層的某個區域內緩慢移動。

自少女的教堂裏出來,敏捷地捕捉到了危險降臨的方位。還未完全消腫的眼睛裏,那個神羅的象征,那個被傳頌的英雄,那個有著悲哀眼神的人正全速墜落。過長的銀色頭發因氣流四散翻飛,然後輕輕落在自己身前。

果然是……
Sephiroth沒有立即站直身體,只是著眼前的少年。
再過不久他就能成為獨當一面的1st Soldier,再過不久自己的內心就無法對這個人建築起屏障,再過不久……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投稿

Private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onv.blog68.fc2.com/tb.php/47-dfefeee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