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ebris XI

2008.09.15 Mon

P.P.O.I
天野和X日下萬里

啊 俺總是在執著奇怪的東西……

= =+ 日語輸入法目前抽風中


關于少年時光的回憶,總是伴隨著那晴空下同伴的笑聲,定格在記憶深處。
少年……嗎……

快樂的高校預備生、直升高中部的國中二年級學生,天野家的暑假就在兩個沒有暑期作業的家伙的笑聲里開始了。
然而,身為重考生,即使是由于某些意外事件導致優等生天野和淪落為重考生天野和,來年的入校考試與補習班的習題一樣,是不會允許他享受一個無憂無慮的夏天的。

這個夏季天野家最大的事件是次子的名字順利出現在了錄取名單的最末尾。
昭小心地收起自己的婚紗之后,帶著母親和藹的微笑把次子與么女一起帶向商店的方向。今天是值得慶祝的日子呢,那就多買點好了。

當沉浸在習題里的重考生和君自己下樓到廚房找母親已經泡好的大麥茶的時候,家里的人已經全員出動的樣子。

昭專用的粉紅色便簽貼在冰箱的門上,正好是和視線的高度。
讀完上面的話之后,天野家的長子輕聲嘆了一下,又任命地端起切口完美的半個西瓜,在夏日午后的陽光下走去敲隔壁日下家的門。
身為長男的職責之類的話,從很小的時候那位溫柔的母親就很嚴肅地對自己講過。自己再如何抗拒,長子的身份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天野看上去就很可靠的樣子,所以連家人也想依你吧。其實被依的感覺,很重要吶。”
某次午餐時間閑的時候,被女生們如此仰慕的和,也只好報以帶著些無奈的笑容。
如果人生可以選擇的話,自己大概也不想做長子吧,和當時是如此想的。

按下門鈴以后,一直沒有開啟的門在和轉過去的時候在他背后打開了,穿著家居服的萬里,很快就叫住了和。
“和兄進來喝杯茶吧。”好像是知道和不會拒絕與這個惡魔獨處一般地,萬里露出一個只屬于少年的笑容。
“打擾了。”和在玄關換鞋子的時候,還是低聲講了出來。如果按照兩家的交情的話,他完全不必這樣客道的。
日下家,還是只有萬里在。房子里開著冷氣,廚房里飄出少年尚未完全變聲的微妙的聲音,“和兄去客廳等一下 ,如何?”
答應了一下算是回應之后,和走進十年以上沒有很大改變的客廳。
光碟散亂地堆放在影碟機前面的地板上,屏幕上出現的畫面,讓和覺得自己的神經已經被重考壓迫到超過極限。

“不要告訴大人哦,”萬里放下托盤,坐在地板上,“朋友送的無碼版,很珍貴呢。”
“很珍貴……”這個世界總是在和最脆弱的時候給予他嚴重的打擊,“GV嗎……”
“誒誒?和兄也知道,”拿起一杯橙汁,少年的口氣好像是在談論新出的流行小說一樣,“還以為會聽到和兄的尖叫什么的。”
萬里與弟弟平是同年,卻好像一直在照顧著平一樣。說起來,小時候讓和最頭疼的還是萬里嘛。雖然是同一個人,瑪麗是那么那么可愛的淑女。發現自己又沉浸在微妙的回憶里的和把意識拉到現在,似乎空氣里的聲波很奇怪。
對面的屏幕里,男性與男性的身體交纏在一起,在鏡頭前演繹一種名為“SEX”的行為。音箱制造出的聲波,就是那個的聲音吧。
“喂……我可愛的弟弟不會交給你這個惡魔的。”和的聲音在背景音里,長男的氣勢被那些音波削弱成低語。
“不愧是和兄吶。”重考生的視線只好盯著裝滿橙汁的杯子,萬里的聲音從很近的地方傳過來,混合在背景音里。

重考生天野和由于被迫(自稱)觀賞限制級無碼片,進而產生了對于某些親密接觸的抵觸心理。
剛走出童年陰影的和君,就在這個炎夏的午后又墮入了成年噩夢。
少年時代的回憶里籠罩在名為“瑪麗”的騙局里的話,成為成年人的開始就被某個惡魔下了詛咒。這個詛咒一直到重考生天野和成為研究生天野君的當晚。
而和意識到自己原本平靜的人生被日下家的小萬惡魔殿下牢牢控制的時候,已經是兩人的同居三周年慶之后的事了。


烙印在記憶深處的溫暖的懷抱,
以及燃燒在靈魂之中的,對于那個人無限膨脹的獨占欲。
——萬里少年的回憶。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投稿

Private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onv.blog68.fc2.com/tb.php/295-8f17b8c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