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ebris IV

2007.10.22 Mon

鳴鳳歸云

商離(神農)中心

草稿……無意識地腦殘…… 誰把已然孱弱的身體擁進懷里,說此生只愛他一人
——但那人何在?
他低笑

誰在寒潭邊,以天地為據,說不要再讓他孤單一人
——那人何在?
他提起筆

誰在衣冠冢前佇立許久,紅色的發亦要為雪花染至白色
——那人早就不在了
他落下筆

誰在盤古墓地亙古的靜默里,為他更衣束發,溫柔的眼睛已經滴下淚
——那人也已緣盡了
他放下筆

這天地間,北靈商離早在十幾萬年前就已盡天命,再也不存于任何一處。

他抬起頭,窗外的梔子開得正濃。
神君,太一的女史已站在這伏羲宮的門外。

帝俊站在她身后,仿佛回到還是皇子的時候,他在伏羲宮見過北方的皇子幾次。圣君對他總是溫柔的,柔得似是憐惜。
那是美得無法形容的皇子,純色的眸子總是極淡的,如北國冰雪一般的性格。美,卻是冷的,冷得讓人懷疑他是否真的活著。

眼前的神農圣君,依然批著白色的外裳,卻不是商離。
即使有一樣的面容,卻不是那個人。那個人只消一眼,便覺得這世間滿是寂寞。

要走的終究會走的,聲音極好聽,他說道。
即便是伏羲,也不能一直把我留在天帝的帝宮里。
乾坤圖里,應該能住段日子。

那個男人走過帝俊的面前,衣物上著極淡的香。
圣君……

北靈的元神早就消亡了,這世間連神農亦不會長存。

那是極美的男子,比這世間任何一人都要讓人心碎,那亙古的寂寥滲入元神里,只一眼便陷入其中,無法自拔了。
那之后,據碧霞元君說有幾人先后來闖陣,卻唯有一人過了全部的關口,入得圖內。
上古的神話,自此結束了……

是誰說不再讓他孤獨一世
是誰說不惜性命要帶他走
是誰說這一生只為他
是誰說共滅于盤古墓

他輕笑
這世間亙古的靜默
又有誰能撼動得了
這便是他的宿命
下一次睜開眼,又該投入到何種輪回里,依然只得他一人。

コメント

*

=x= 本来……本文写的这美人就很惨……
奔一下

orz
话说写这东西的时候在听广播
里面在放美声版的歌唱祖国
我……觉得自己抽了

*

我说你读书读书,都写出这样的文来啦!
PFPF啊!
是誰說不再讓他孤獨一世
是誰說不惜性命要帶他走
是誰說這一生只為他
是誰說共滅于盤古墓
——为什么我觉得好冷啊|||||

コメント投稿

Private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onv.blog68.fc2.com/tb.php/139-e0c095d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